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关闭在线客服
中国日用杂品工业协会香业分会
C S A I A I M B
中国日用杂品工业协会香业分会主办
    新闻动态
    首页 >> 香业文化 >> 周恩来:我除了马列,还有佛学
    周恩来:我除了马列,还有佛学
    发布时间:2018-1-10 14:59:18浏览次数: 560

    今天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2周年,纵观总理的一生,与佛学有着很深的渊源。不仅在年少的时候受到佛学的影响,在从政以后也与佛有着很深的渊源。

    1、周恩来信仰除了马列,还有佛学

    周恩来总理也是佛门皈依弟子,皈依师父就是虚云老和尚。

    据1999年《佛教文化》第41期载文:

    据全国劳模、党委书记出身的灵岩寺(位于江西省大余县的灵岩寺)副主持法安法师(参加过淮海战役。解放后在核工业部某铀矿工作,总支书记兼坑长。曾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和学毛著标兵。后提拔当党委副书记兼第一副矿长,一直干到退休。副局级。后出家)说,李先念是在少林寺皈依的,刘少奇是在菩陀山皈依的,提起周恩来的皈依又生出一段故事。

    有一次在武汉,毛泽东问周恩来:“为什么你办事总是那么圆满?”周答:“主席,我除了马列,还有佛法。”

    “你皈依了那一个?”“虚云老和尚。”

    “这虚云老和尚何许人也?”

    “虚云老和尚是当代高僧,他父亲是泉州知府,父亲和叔叔就他一个男儿,给他讨了两个老婆,可他出了家,拾树叶充饥,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……”

    毛泽东被周恩来说的心动,要周将虚老叫来武汉,虚老不肯:“自古法王大于人王,毛泽东要皈依,叫他到南华来。”毛泽东听后也气得一倔,皈依就此告吹。

     

    2、上马杀贼,下马学佛

    1939年春,周恩来到南岳衡山为游击干部训练班作报告。当时南岳寺观里的和尚道士以丘赞、演文法师为首,组织了一个救亡团体———“南岳佛教救国协会”,决心为抗日事业尽一份力量。但是他们的意见很不一致,演文主张成立一支僧军,奔赴抗日战场,直接同日本鬼子拼杀,而丘赞不同意,认为杀生是犯了佛门戒律,彼此争执不休,便请周恩来“裁决”。

    第二天,周恩来来到上封寺。他高度评价了僧人们的爱国热情,又提出不必成立僧军的主张。谈话将要结束时,丘赞请周恩来题词。周恩来没有推辞,接过笔默想片刻,在宣纸上写了八个大字“上马杀贼,下马学佛。”丘赞望着题词,沉吟了一会道:“弟子斗胆请教,先生题词‘杀贼’与‘学佛’联系在一起,于教义是否相符?”

    周恩来笑着解释说:“阿罗汉的第一个汉译是‘杀贼’。不杀除烦恼之贼,就成不了阿罗汉。我写的是‘杀贼’。不是‘杀人’,这个‘贼’当然是指佛教中不能容忍的歹徒。现在日本强贼正在大批杀我同胞,我们不把杀人的贼杀掉,怎么普度众生?这是善举,杀贼就是为了爱国,也是为佛门清静。你们出家人只出家没有出国,所以同样要保国爱国。抗战就是杀贼,杀贼就是抗战爱国。”

    周恩来把“杀贼”与“学佛”紧紧联系起来,使得丘赞不得不从心理上承认杀贼的合理性,接着又把“杀人”与“杀贼”这两个关系一一区别分清,将“杀贼”提高到“普度众生”、“善举”这样的佛家最高教义上来认识,最后说到抗战救国的大目标上来。真是步步为营,循循善诱。丘赞听后激动地说:“周先生真是博学,精于教义,通晓佛理。我明白了,只有上马杀贼,才能下马学佛。我们出家人也要投身抗日,手持戒刀,上马杀贼。”

    3、佛教文化建设

    “解放以后全国佛教从奄奄一息的状态中得到复苏和发展,宝镜重光,法炬复燃,像设严饰、气象万千……所有这一切,都是和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正确贯彻,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分不开的。”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这一席话,深刻地反映了中国佛教界对党和政府的感情。而这种感情,是集中体现在佛教界人士与毛泽东、周恩来等党和国家老一辈领导人深厚情谊当中的。

    《佛教百科全书》中国条目的编写,是周恩来接受斯里兰卡总理的提议开始的,周总理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中国佛教协会。很快,中佛协就成立了“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”,聘请国内著名学者,如吕徵、法尊、巨赞、周叔迦、喜饶嘉措、黄忏华、持松、明真、隆蓬等人,分别担任撰述、编辑和英译工作,写成汉文条目400余篇,约200余万字。1980年,国内公开出版《中国佛教》四册,受到学术界好评,有的全国重点大学哲学系也把它列为参考书目。

    1972年9月,赵朴初向国务院写报告,提出将雍和宫的一尊药师佛送南京鸡鸣寺摆设,供中外信士参拜,得到周恩来的批准;1973年5月13日,周恩来、郭沫若接见中国学者赵元任和夫人赵步伟女士,期间,周恩来交待赵朴初把金陵刻经处恢复起来;1975年1月,全国第四届人大一次会议召开,身患癌症晚期的周恩来,仍坚持接见参会主席团的每一位人大代表,当和赵朴初握手时,他意味深长地叫了一声“赵朴老”……

    4、救助灵隐寺

    1953年早春,周总理得知灵隐寺因年久失修而颓废不堪,很是痛心,当即指示浙江省采取有力措施,修复灵隐寺。1954年灵隐寺开始整修,周总理批款90万元作为修缮大雄宝殿之用,另外特批黄金近百两供佛像贴金。两年后,他来到灵隐寺仔细观赏了佛像后说:“脚应露出,腿部须放大,头发要用螺旋式,各方面须符合佛教传统。”于是对塑像样稿进行了再修改,经过几年的努力,千年古刹重放光华。

    1966年10月的一天,忽然来了一群号称要“彻底砸烂四旧”的人,举着铁锤,挥着铁棍,风风火火地冲进了灵隐寺,情况十分紧急。省里立刻电告中央,日理万机的周总理接到来电,立即指示:灵隐寺坚决不能砸,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下来。就这样,轮流换班连续守护了几天几夜,总算把灵隐寺保了下来。“文革”后,灵隐寺又进行了一次大整修,也是周总理生前批拨巨款140万元和黄金好几十两才完成的。  

    从周恩来的整个人生历程来看,他始终是慈悲、和善的典范,始终一心为民、大公无私,他为人民呕心沥血、鞠躬尽瘁的高风亮节及心系百姓、悲天悯人的情怀,也与其重视佛教的思想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    评论
    0
    0条评论